Google Ads
Google Ads

美特種兵噩夢:背著核彈去爆破

觀看人數:26

美特種兵噩夢:背著核彈去爆破

新華網 2016-03-16 14:46

原標題:冷戰的怪胎:攜背包式核彈的美軍自殺特種部隊

美特種兵噩夢:背著核彈去爆破

圖1/5

「背包式核彈」被分裝在這樣的容器內

背包式核彈:美特種兵肩上的噩夢

從故紙堆中浮現的信息顯示,冷戰開始後25年間,美國確實部署過可攜式核武器——坊間通稱「背包式核彈」。彼時,北約的兵力和常規武器數量不如華約,對美國來說,核武器才是最有效的「力量均衡器」,哪怕這些微型核彈會讓使用者有去無回。
 

暗夜中實施敵後爆破

湯 姆·戴維斯上尉站在軍用運輸機打開的尾門前,夜晚的空氣闖進整個機艙。他在下方的一片漆黑中搜尋著什麼,下意識地抓緊降落傘,又做了個深呼吸。戴維斯率領 的是美國陸軍的一隊精英戰士。時值1972年,儘管他們在越南北部腹地有過幾次大膽的行動,這回的任務史無前例:連夜空降到東歐,秘密穿過森林覆蓋的山 區,摧毀一座重水工廠。
 

行動有四天準備期,情報專家事先介紹了滲透路線。突擊隊仔細研究了航拍照片和目標模型,包括後者所處的地理環境與防禦水平。一枚58磅(26公斤)重的原子彈就掛在一位中士的降落傘上。抵達工廠後,他們只需把它放在牆邊,定好計時器,即可等著核裂變發生。
 

戴維斯本來打算做法學家,大學畢業後卻成了一名特種兵。接下來,他進入語言學校,然後投身越南戰爭,擔任民政/心理戰軍官。晉升中尉後,恰逢軍方為「背包式核彈」組建特種爆破小隊,他陰差陽錯地承擔起了這種「特殊核子武器」的訓練任務。
 

美特種兵噩夢:背著核彈去爆破

圖2/5
 

方便單兵攜帶的背包核彈

美特種兵噩夢:背著核彈去爆破

圖3/5
 

背包核彈結構較為簡單,這是核武器微型化的結晶

美特種兵噩夢:背著核彈去爆破

圖4/5


打包後的核彈比籃球大不了多少

跳 傘的命令終於傳來。「檢查開傘拉繩!」全體隊員從後向前依次報告檢查結果。「準備跳傘!」綠燈亮起,「跳傘!」幾分鐘內,平均攜帶70磅(31.7公斤) 裝備的士兵們,以每秒6米的速度依次落地,並迅速轉移到預定集結點隱蔽起來。確認「有效載荷」沒發生輻射泄漏,他們開始翻山越嶺,向數十公里外的目標迂迴 前進。
 

當然,這次「特種作戰」只是演習。實際上,戴維斯小隊並不在東歐,而在新罕布夏州白山國家森林公園附近。「重水工廠」是一家廢棄造紙廠,背包里的核彈也是模型。
 

美特種兵噩夢:背著核彈去爆破

圖5/5


微型戰術核武器使用方法示意圖

抗衡華約入侵的法寶

任務是虛構的,但策劃和參與者都一絲不苟。冷戰開始後,在25年間,美國確實部署過編號為B-54的可攜式核武器(SADM)。陸軍特種部隊以及海豹突擊隊都接受過有關「背包式核彈」的培訓。這種戰術核武器專門用於東歐、朝鮮、中東,用於遏制蘇東國家的入侵。
 

冷戰前期,北約的兵力和常規武器數量均不如華約,華盛頓不得不寄希望於大規模殺傷性武器。上世紀50年代,艾森豪總統推出大規模報復戰略,但被指缺乏靈活性:對手一旦發動常規戰爭,美國將陷入兩難抉擇——要麼被打敗,要麼引爆一場不可控的核大戰。
 

在此背景下,有限核戰爭的概念粉墨登場,威力可控的戰術核武器得寵。根據五角大樓設想,一旦華約來襲,美方將動用微型核武器遲滯其攻勢,為增援部隊贏得時間。以B-54為代表,這些袖珍核彈的威力低於廣島原子彈,但足以製造難以通過的大坑和放射性污染區。
 

美國陸軍對這一方案同樣深表歡迎。由於轟炸機和飛彈歸空軍和海軍管轄,陸軍長期缺少可靠的核打擊手段。結果,原子炮和核彈頭防空飛彈等奇怪發明紛紛進入它的軍火庫,但沒有一件好用。正因為如此,SADM在1964年列裝後,才會被美國陸軍視為掌上明珠。
 

這種武器高18英寸(46厘米),套在鋁和玻璃纖維製成的外殼裡。容器一端呈鈍錐形,另一端裝有控制面板。據已經解密的操作手冊介紹,其最大爆炸當量為千噸TNT級別。為防止被濫用,控制面板被帶有密碼鎖的蓋板罩住;鎖上塗有夜光劑,便於夜間輸入密碼。
 

根 據設想,華約軍隊一旦入侵西歐,空降爆破小隊就會在敵後秘密部署SADM,破壞基礎設施和裝備。讓許多軍事歷史學家意想不到的是,美軍還準備在華約國家縱 深地區使用背包式核彈,摧毀敵方的機場、倉庫、防空通訊樞紐以及關鍵的交通節點。另一分內部報告顯示,美國陸軍曾考慮在敵軍的碉堡旁埋藏SADM,用來 「摧毀重要指揮與通訊設施」。
 

十之八九只有單程票

「背包式核彈」的最大安全降落高度為61米。為此,爆破小隊頻繁進行旨在確保安全運輸核彈的高空跳傘和潛水訓練;隊員還必須通過國防部的「人員可靠性」篩選,此外還得接受SADM委員會的培訓。為便於通過陸軍的定期檢查,每位隊長可以欽定受訓人選。
 

作為核武器,SADM確實非常輕便;如果算成步兵裝備,它依然沉重又笨拙。通訊軍士鮑爾斯回憶說,一次演習中,他所在的隊伍模擬執行炸毀鐵路隧道的任務。「為了幫助背著核彈的同伴,必須派兩個人夾住他的胳膊,才能穿過開闊地。背著它,你根本跑不起來。」
 

此 外,「兩人規則」(禁止任何人單獨接近或控制核武器)要求起爆密碼必須分開保管,這也會帶來挑戰,為確保任務成功,突擊隊內部形成了不成文的默契:在實際 任務中共享密碼。達到目標後,任何人都有權設置計時器,再從控制面板左上角抽出手掌大的引信,固定好,解除保險,迅速撤離。至於炸彈與人員的安全距離,培 訓人員說法不一。其中一些告訴特種兵們,武器一就位就逃得遠遠的,另一些人則認為必須將其保持在目視範圍內。
 

更荒謬的是,突擊隊員並不清楚 自己部署的微型核彈何時會爆炸。為防禦電磁脈衝,彈體內部安裝了兩個機械計時器,特點是設置時間越長就越不精確,不是提前8分鐘就是滯後13分鐘。即便沒 有捲入核爆炸,完成任務的特種兵依然孤立無援,必須開動腦筋溜出敵軍控制區,才能避免被抓獲或遭擊斃。為此,美軍考慮過在東歐國家事先藏匿武器和補給品。
 

向敵後投放「背包式核彈」的任務,十之八九只有一張單程票。有人私下抱怨說,「方案設計者一定吸了劣質大麻。」特種兵們還質疑,少得可憐的運輸機能否在戰爭爆發後準確地與他們會合?即便可以,突擊隊也無權長期保管核彈,只是在出動前一刻才能把它拿到手。
 

噩夢就在士兵們肩頭

毫無疑問,任何質疑都不可能得到官方答覆。直到這種武器發明20年後的1984年,根據解密文件,軍方為立法機關草擬了一份有關SADM的介紹,公眾才知曉了背包式核彈及其功能。這一曝光引發了議員們的憤怒和媒體的騷動,儘管這款武器的壽命已經不長了。
 

隨著冷戰局勢逐步緩解,美國開始將部署在歐洲的微型核彈召回本土。國防部和能源部宣布這款武器「已經過時,再無作戰需求」後,SADM於1989年正式退役。此後6年,相關技術細節被官方解密,但軍方如何使用「背包式核彈」的操作細節直到今天才真相大白。
 

隨後的日子裡,昔日的絕密武器成了製造噱頭的收藏品,來到美國家核科學與歷史博物館的任何遊客都能在SADM前拍照留念。在普通人看來,背包式核彈是冷戰癔病催生的怪胎之一;然而,對那些退伍特種兵而言,他們都曾切實感受過噩夢的重量——就在自己肩上。

 

按讚 是一種美德

 

轉發 分享 是一種境界



這裡滾動定格
重要聲明:article.com 分享投資理財網,本站所有文章由會員發表,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及立場等,不負任何法律責任。 所有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,並非本網站之立場,用戶不應信賴內容,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。發文者在article.com張貼的文章。 由於本站是受到「即時發表」運作方式所規限,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文章,如有不適當或對於文章出處有疑慮,請聯絡我們告知,我們將在最短時間內進行撤除。
若有任何文章侵犯到您的權益,請瑱妥 著作權侵害通知書 ,本站將會在24小時內刪除或修正。
若文章或是內容有問題請 | 聯絡我們 | ,我們將會第一時間優先處理。
使用規則Facebook隱私權條款隱私條款侵權舉報著作權保護聯絡我們